汉语新型“被XX”结构的句法推导研究

    本文主探讨新型“被X”的句法推导进程,研讨发现,“被XX”布局能够表达蒙受或非情感意思,而非单纯表达被动意思。依照对“被”字运用考察,“被XX”布局的意思来自“被”的初始意思,即“蒙受”。本文从句法角度剖析“被XX”全体动词性特性,通过“自愿”“谎称”两种意思来剖析新型“被XX”的句法布局。 

  关键词新型“被XX” 句法推导 动词性 

一、引言 

(一)问题的提出 

汉语中的自动与被动布局存在对称性,依照语法规则,“被”在古代汉语中作为一个被动标识表记标帜,通常不克不及与不及物动词搭配形成被动句,与其搭配的只能是及物动词(范晓,2006)。一个布局式就是一个形义结合体,它既不是齐全恣意的,也不是齐全可推导的,而是可说明或有理据的(彭玉海,200673)。如 

(1)他打了张三。 

(2)张三被他打了。 

例(2)属于传统的带“被”字的被动句,与相应的自动句例(1)存在体式格局上的对称性,但新型的“被XX”布局不存在这类对称性。“被代表”“被合意”等新型“被XX”布局,“X”的成份能够是“NP”“V”P或“AP”。因而本文研讨的问题是为什么不克不及进入被动句的不及物动词能进入到“被XX”布局中并表达一定意思,该布局本身的意思又是什么? 

(二)以往的研讨 

自2009年“被XX”布局逐渐在媒体兴起以来,学者对此布局研讨不胜枚举,彭咏梅、甘于恩(2010)指出,新型的“被V双”布局中的“S”并非为直接的受事者。冯地云(2010)以为“被XX”句式不施事者,“被XX”的主语成为了受动者,“被XX”的形成
是在“被”虚化演变的根蒂根基上衍生而来。胡雪婵、胡晓研(2010),何洪峰、彭吉军(2010)等都以为“被XX”最常充任的句子成份是谓语,“存在谓词性”。还可作主语、定语、状语、动词或介词的宾语,对“被XX”布局举行了语义剖析。 

杨炎华(2013)以为传统被动式的句法变异引发
了“被XX”的句法化,“被XX”的句法化又引起了“被XX”的詞汇化,“被XX”的辞汇化使得部分“被XX”成为词而进入词库。“被XX”的句法化、辞汇化的基础动因是高频运用。 

黄正德,柳娜(2014)以为在此类布局中实际被动化的并不是出于“XX”位置的不及物动词、非宾格动词、形容词、副词或名词,而是投射在这些词组之上的谓语短语,该短语的核心语是一个隐性的轻动词,其根蒂根基语义相称于CAUSE和DO,泛指集中默示招致
或执行的事情。文章将这一差别归因于综合性言语与剖析性言语之间的差别,并以“派生时机参数”为根蒂根基的参数理论对此作出剖析。 

二、“被XX”布局的形成 

传统的被字句“被+VP”中“VP”的“V”应该是“Vt”,而新型“被+VP”中“VP”的“V”是“Vi”,新型“被+VP”布局是基于传统被字句的布局而衍生出来的,但新型“被+VP”在句法推导进程上与传统被字句是有差别的。本章主解决新型“被+Vi”怎样体现谓体意思。 

(一)传统被动句“被XX”句法布局 

依照邓思颖(2008)提出“被”的双重位置说,长被动句例(3)中的“被”为介词,“被+NP”(被人)组成一个介词短语。把短被动句例(4)的“被”剖析为被动标识表记标帜。(石定栩,2005) 

(3)他被人杀了。VPVPPP被人杀 

(4)他被杀了。VPVP passive被杀 

汉语中的“被”字句是自力的句式,发生这类句式的基础原因是动词“被”的句法和语义的不凡性。句法的不凡性在于动词“被”语义虚化;语义的不凡性在于“被”表现的是“蒙受”义(安丰存,2007)。以上两个例句中的“被”由于施动成份“人”的出现与否失掉差别的说明。施动成份出现时,被说明为介词;不出现时,被说明为被动标识表记标帜。例(3)中的例句应该扩充说明为例(5)。因而,例(4)中应该存在一个施事成份,但寒暄企图意在隐去的施事成份,在此省略。 

(5)*他被人被杀了。 

VPVPPP被人VP passive被杀 

例(3)中复原为自动布局应该是“人杀了他”,例(4)中复原为自动布局应该是“(或人)杀了他”,其中“或人”是存在施事成份的“NP”。 

乔姆斯基天生语法学理论中的所谓“核心词”则是指某种布局中与之共现的其余成份都从属于它,并且全部
布局的语法性质就由它所决定。或简单地说,在某个句法布局中的某个组成成份决定了该句法布局的语法特性,那么该组成成份就是该句法布局的核心词。本文以为,在传统被动句中的“被”是表“蒙受”的动词。这也就说明了新型“被XX”得以发生是汉语原有的言语布局中本身存在如许一种不凡的自力句式。 

(二)新型“被XX”布局中的“被”的句法作用 

在“被XX”布局中,“X”位置能够是名词(“被”高铁),形容词(“被”合意),不及物动词(“被”他杀)和
多数及物动词(“被”录取,已失掉原有意思,默示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录取)。咱们以“被+他杀”为例,来看“被”在此新型布局中的句法作用。 

新“被”字式的意思在差别的语境中存在相称大的波动性。拿广受关注的“被他杀”来说,至多有如许三种了解 

①A属于他杀,但被B说成是他杀。(A已死) 

②A被B自愿他杀,反而被人说成是自动他杀。(A已死) 

③A既未他杀也未被他杀,而被B说成或谎称为他杀。(A未死) 

言语单位包括体式格局和意思。因而本文从意思入手,剖析差别的意思怎样通过相同的体式格局来体现。本文拔取“被他杀”表自愿,谎称的两种差别意思,来剖析新型“被XX”的深层句法成份。 

“被VP”是自力的动词布局。“被XX”的谓体意思应该是由这一布局来体现的,而非“被”或单独的“X”来体现。句法研讨的基础方法是对比法,即建立最小差距对,对合乎语法和分歧语法的布局举行对照,以便准确、快速地找到言语材料的关键特性,进而提出合理的假设与说明。本文举出例(6)、例(7)两个最小差距对来对新型“被XX”举行句法剖析

 (6)他他杀了。 

(7)他被他杀了。 

“他杀”这一体式格局,内在意思默示无原因,在乎的是他杀这一现象,最后的结果是殒命了。因而例(6)他他杀了,他杀本身涵盖被动含意,而在例(7)中,他被他杀了。他杀中的某一成份和“被”结合在一起,强化了被动的含意,他“被”他杀了。有可能最后的结果是殒命,也可能不殒命,只是缪种流传或非客观意思上的谎称。例(6)的句法剖析如图1所示。 

题元理论以为作为主目语的“NP”在句中必须具备语义条件,即承当题元脚色(theta role)。题元脚色由实义语类的动词、介词、名词和形容词分派。在例(6)中,题元脚色“他”由“他杀”来调配,默示遭到动词所默示之动作或状态影响者,为述题。题元准则是普遍语法的一部分,划定每个主目语都必须充任一个题元脚色,每个题元脚色都必须分派给一个主目语。 

依照辞汇分解(lexical decomposition)的概念,咱们普通所说的谓语能够分解为两个部分默示根蒂根基辞汇意思(比方行为性状等意思)的“词根”和默示事情意思的“轻动词”。在句法里,动词词根组成动词短语“VP”,在动词短语之上还有一个由轻动词所组成的轻动词短语vP(Larson,1988;Chomsky,1995等)。换句话说,每个谓语能够拆成两个部分根蒂根基辞汇意思和事情意思,在句法上别离由动词和轻动词来表达,如图2。 

轻动词主默示事情意思(eventualities),比方活动的DO,肇端(inchoative)的BECOME,使役(causative)的CAUSE等(Huang,1997;黄正德,2008) 

三、新型“被XX”的句法推导 

黄正德(2014)提出,新型“被XX”布局不是一个将不及物动词被动化的不凡句法布局,而是隐含了使动、意动或施动成份的轻动词布局。遭到被动化的动词不是“X”本身,而是其所隐含的无声轻动词。由图3能够看出,从“他杀”开始合并,失掉一个“VP”,成为他他杀,而后组成“vP”,直到它作“被”的补足语,与“被”合并,失掉一个“VP”。“< >”中的成份为不存在语音内容的语法成份。 

(一)表“自愿”义的“被他杀” 

1.汉语兼语句的论元共享 

汉语兼语式的布局为NP1+V1+NP2+V2(+NP3),如张三让李四当班长。空语类PRO获得V2|“当”指派的题元脚色,NP2“李四”承当V1“让”的受事题元脚色(Chomsky,1981)。即“张三让李四,PRO当班长”。 

2.表“自愿”义的“被他杀”句法推导 

依照乔姆斯基(1997)的剖析,能够假设①以辞汇动词为核心成份的“VP”通常带有一个以轻动词为核心成份的“vP”外壳;②辞汇动词总移到与轻动词邻接的位置。 

依照最简计划框架下句子自下而上的天生体式格局,本文以为,从“他被他杀了”这一句子的表自愿的意思的角度考虑,将其意思复原成自动语态,应该是“<施动><自愿>他,他他杀”。这是汉语中典型的兼语句,兼语成份“他他杀”从词库中被提取后,以外合并的体式格局落脚于Spec, V1P,此时,V1的选择性特性(c-selection feature)还不失掉满足,需一个名词性成份以内合并体式格局添补在Spec,V2P中。袁芳,魏行(2015)将此进程以为是经济性原则招致距离V2最近的名词性成份被探测到并复制了一个拷贝。即V1P“他他杀”中,“他”作为“他杀”的外论元,不克不及为“他”赋格,因而接续合并回升,在无时小句TP中,也不克不及为“他”赋格因而接续回升。 

而后,将此变为被动,应该是V2P中的主语位置被晋升到V3P中的主语位置,施动成份省略,即他被<自愿>,PRO他杀。如图4 

语音界面与语义界面的不平衡是造成兼语式论元共享现象的基础原因。以上能够总结为“他i被<施动><自愿>TdefP他i他杀了”。 

(二)表“谎称”义的“被他杀” 

1.语段的判断 

语段主有vP和CP。存在外論元的动词短语天生vP语段,外论元缺失的动词天生非语段的vP;T分为Tcomp和Tdef,前者的一致性特性完好,能够给名词短语赋予主格,并进一步与C合并成更大的CP语段;而后者的一致性不完好(Tdef不数,时的特性),没法赋格,也不克不及天生CP语段(Chomsky,1993)。应界面条件的求,语段的域内成份(语段核心语及其补语)天生后立刻被提交(Chomsky,2004),没法接续介入句法运算(Radford,2009242)。因而,惟独位于语段边界(标志语spec位置)的成份才能够介入下一步的句法运算;语段域内的任何成份不得跨越语段核心语被内合并到本语段之外的位置(语段不可穿透条件)。内合并的操作规模仅限一个语段的域内。 

2.表“谎称”义的“被他杀”句法推导

  “他被他杀”还能够体现他杀这件事,是“他”所不知情的,是他人
或全部
社会对于“他他杀了”这件事情的一种谎称,因而与上文中“被”默示“自愿”义差别,如依照上述同样方法,将此类表“谎称”义的“被他杀”改为自动体式格局应该是“<施动><谎称>他他杀了”。TP“他他杀了”作为全体,成为了谎称的内容,这一点与“被”默示自愿义差别,紧跟在谎称后的应该是一个分句,但在此分句中,应该属于无时态分句,因为若是“他他杀了”为时态分句,相称于英语中的“He committed suicide”。“他”与“他杀”之间发生了一定的主谓关系。但在此应为“It’s said for him to commit suicide”。因为“他他杀”并非为一件事实。<施动><谎称>他他杀了”变成被动布局,为“他他杀被<施动><谎称>”,例*他他杀被张三谎称,但咱们能够说张三

  四、结语 

本文以“他被他杀”这一新型体式格局为例,对新型“被XX”布局所体现的“自愿”“谎称”义举行句法推导,以为传统被动句布局的存在为新型“被XX”的衍生提供了言语根蒂根基,进入到被动句中,表“自愿”含意的“他被他杀了”,是“他”被<施事>“自愿”,“他”(即pro)他杀,是汉语中典型的兼语句;而表“谎称”含意的“他被他杀了”,是“他他杀了”被<谎称>,“他他杀了”处于非时态分句位置,全部
句子举行了句法晋升,而“他”在不断举行移位的进程中,形成
“他被他杀了”布局。差别的意思通过相同的体式格局“被XX”来体现。 

(本文遭到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第58批面上赞助项目项目编号2015M580507、第9批特别赞助项目项目编号2016T90533和
教育部第49批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启动基金项目项目编号2015311赞助,在此默示感谢。) 

参考文献 

1安丰存.再论汉语“被”的句法位置及“被”字句J.汉语学 

习,2007,(1)52-58. 

2曹道根.汉语被动句的事情布局及其状态句法实现J.古代外语 

(季刊),2009,(2). 

3邓思颖.作格化和汉语被动句J.中国语文,2004,(4). 

4邓思颖.汉语被动句句法剖析的重新思考J.当代言语学, 

2008,(4)308-319. 

5范晓.被字句谓语动词的语义特张J.长江学刊,2006,(2). 

8胡旭辉.句法、语用界面研讨的现状及反思J.天津外国语大学 

学报,2016,(1). 

11黄正德,柳娜.新兴非典型被动式“被XX”的句法与语义布局 

J.言语科学,2014,(5)225-241. 

12李红梅.汉语“被”字布局中“被”字语类的剖析不凡动词 

说J.古代语文(言语研讨版),2015,(10)40-42. 

14刘芬,白解红.英汉非原型被动句的句法语义特性探析J.外 

国语,2011,(6)26-31. 

15陆俭明.无关被动句的几个问题J.汉语学报,2004,(2). 

16陆庆和.“接受”和“施予”——也谈被动句的差别种别J. 

言语教学与研讨,2006,(1)73-79. 

17彭咏梅,甘于恩.“被V双”一种新兴的被动格式J.中国语 

文,2010,(1). 

18齐龙飞.“被”的词类归属及最简计划视角下常見“被”字句 

范例浅析J.古代语文(言语研讨版),2014,(4)83-86. 

19石定栩.“被”字句的归属J.汉语学报,2006,(1) 

38-48. 

20石定栩,胡建华.“被”的句法位置J.当代言语学,2005, 

(3)213-224. 

22温宾利.当代句法学导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讨出版社, 

2002. 

23熊仲儒.汉语被动句句法布局剖析J.当代言语学,2003, 

(3)206-221. 

24杨炎华.被XX”的句法化及其辞汇化J.汉语学习,2013, 

(3). 

25袁芳,魏行.汉语兼语式中论元共享问题的拷贝举行J.古代 

外语(双月刊),2015,(4)482-492. 

27Chomsky N.Lectures on Government and BindingM.Berlin/ 

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1981. 

28Chomsky N.A Minimalist Program for Linguistic TheoryA. 

In K.Hale&S.J.Keyser(eds.).The View from Building 20Essays in Linguistics in Honor of Sylvain BrombergerC.Cambridge,MAMIT Press,19931-52. 

30Chomsky N.The Minimalist ProgramM.CambridgeMIT 

Press,1997. 

31Huang,C.T.James(黄正德).Complex Predicates in 

Control,in R.Larson U.Lahiris iatridou and J Higginbotham eds,Control and Grammar Dordrecht Kluwer,1997.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