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办理死者为“无名氏”的交通肇事案的基本思路

  在治理被害人为“无名氏”的交通肇事案中,由于没法找到被害人的支属,致使在诉讼时被告不克不及实时就位,且照应的法令制度缺失,招致被害人维权不 能,刑事被告人补偿不克不及,进而演变成一部分能够

呐喊补偿且情愿补偿的刑事被告人丢失了失掉轻缓刑事处罚的机会。在理论界还在为此争辩
的情形下,法令实务界便已 起头对此类案件举行了行之有效的理论探索,以检察机关催促
中央民政部门代“无名氏”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的形式为其典范。就上述问题,本人立足于检察工作实 际,谈一谈本身的意见和意识。

关键词无名氏;被害人;交通肇事;检察监督;代位诉讼;基础思路

近年来,交通肇事案中被害人为“无名氏”这一特殊法令现象日渐增多,此类案件刑事法令关连简略明晰,但附带民事法令关连,由于“无名氏”的关 系招致被告不克不及实时就位,而照应的法令制度缺失,被害人维权不克不及,刑事被告人补偿不克不及,致使一部分能够

呐喊补偿且情愿补偿的刑事被告人丢失了失掉轻缓刑事处罚 的可能。在理论界还在争辩
的时分,法令实务界已经对此类案件举行了行之有效的理论探索,以检察机关催促
中央民政部门代“无名氏”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的形式 为其典范。笔者曾治理了三起此类案件,但2012年12月21日起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补偿案件适用法令若干问题的说明》使上述 探索戛然而止,却没有确立新的解决途径。笔者想就上述问题,立足于检察工作现实,谈一谈本身的意见和意识。

一、化解现实矛盾,解决现实问题

从发生学的角度说,涌现了问题,则有解决问题的必和正当性,这也是法学研讨从现实动身的哲学基点。所谓理论出真知,不经由理论检验,一切只 能是幻想,幻想则是法学研讨的大忌。检察机关催促
中央民政部门代“无名氏”向法院提起诉讼索赔的模式,笔者赞同这是一种多赢的诉讼解决机制的说法。虽然没 有明确的法令划定能够遵循,属于法令的空缺区域,理论操作中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和缺乏

不置可否需进一步研讨协调,现司法说明又明确划定此类案件“未经法令授 权的机关或无关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殒命补偿金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不过却有着极高的现实意思和社会代价。笔者动手治理的第一起案件,刑事被告人 金某系内蒙古到本地打工职员,妻弱子小,是家里主劳动力,承当着扶养家人的重担,本人有踊跃的补偿愿望,而且家人亲戚已为其筹集了相当的补偿金,但由于 被害人的缺席,补偿无门,没法失掉照应的谅解,面临着入监服刑的可能,若是不克不及失掉法令方面的救助,被害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刑事被告人的家庭也面临着危 机。这类机制的当令涌现,不但
保障了“无名氏”这个弱到极致直至虚化的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笔者以为,更高代价在于,对活着的刑事被告人而言,也由于民 政部门作为法令形式意思上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的实时涌现,给予了其改过自新的机会,体现了尊重生命人身权利的社会伦理代价追求导向。同时,这类机制使法 律关连得以完备,法令程序运行得以流利,节约了司法资源,提高了司法效率,对庇护
社会秩序和稳定,裨益不言而喻。法令不但
仅具有冷冰冰的惩罚的功效,还应 具有人道的温情救赎的作用,这一机制适当地体现了立法精神和司法本义,解决了现实问题,消除了潜伏
的社会风险,亟待失掉国家法令层面的承认、细化和完善。

二、创设判例,改变成文法的垄断

从微观上说,庇护
好大众
利益是司法的基本动身点和落脚点。密切关注大众
诉求,谛听大众
呼声,鞭策社会办理翻新和解决人民大众
合理司法诉求是时 代的求,是社会治理不成回避的问题,本文所讨论的案例即属此种情形。另一方面,依法治国的国策自提出到入宪,“法治”的观点已渐渐深入人心,而“法治” 倡导的是划定规矩之治,划定规矩之下,各司其职,不克不及越位。特别
我国在通说上定位为成文法国家,法无明文,在司法理论中则判无可依。这就发生了社会现实需求与法令 滞后的一组矛盾。在倡导社会办理翻新和能动司法的理念之下,检察机关当令发明了催促
起诉或说催促
履行职责的模式,启动民政部门作为诉讼主体介入到附带民 事诉讼法令关连中,进而失掉法院判决的支撑。笔者以为,在深层次意思而论,或说回升到法理上而言,素质上此种行为以案例的形式创制了新的法令,突破了我 国成文法的藩篱。当然,这类判例还缺乏相当的深度说理论证,明显粗疏,但却实实真实是对中国当代司法提出了挑战。这是否是意味着我国将会从成文法国家演化 回归到“以例辅律”的古代传统亦或是东方的判例法模式,笔者不敢妄言,但在现阶段,社会矛盾聚集,社会环境变化剧烈,而法令自身所具有的惰性和僵化性不成 能穷尽解决随时冒出的需法令解决的问题,司法沿袭固步不符合上上下下的期盼和求,以是挑选能动司法,鞭策司法体制改革,创设判例法,“有法者以法行, 没法者以类举”是一个应当考虑的命题,赋予法令必然的灵活性,使法令的僵化性与灵活性能够

呐喊结合,这也是一些学者所想提倡的。然而高法的司法说明明显
对此 持支持立场,回归了以法令明文为根据的传统。

三、引导修法标的目的,修正检察机关催促
起诉的缺点

检察机关催促
民政部门介入附带民事诉讼的模式,在法令上并没有足够充足的理由,一般是援用
国务院《城市无着落的飘流乞讨职员救助办理办法》的有 关划定,认为民政部门作为社会救助的政府主管部门,承当着对飘流乞讨职员的保障义务,进而推理,其有责任为飘流乞讨职员举行法令救助。这类推理首先界定 的是“无名氏”与“城市无着落的飘流乞讨职员”的关连,其次厘清法令救助义务的主体与诉讼关连中的利害关连人(附带民事诉讼中已殒命被害人的近支属)即 诉讼主体的关连。法理上上述问题应该有着详尽的区分,上述的推理论述亦远远不克不及到达逻辑严密、契合完美的程度,以是这类模式运行初始,并未失掉法院方面的 回应。但在求变的司法环境下,翻新成为主导思维,讲求实效的认知使实务界不会过于深究法理层面,将本应有所区分的概念直接等价置换,从这一角度来说,粗线 条的司法是否是一种司法乱象?最高法的司法说明予以禁止是有道理的。

据此,笔者认为,是否能够换一种角度,将此类案件归属于公益案件。分析此类案件的法令关连,被害人为无名氏,因此与其发生最密切联系的则是对 每一个公民有着基础办理、保障职能的国家。在公民权利失掉侵犯的时分,寻求国家庇护是现代国家不成推脱的责任。特别
在公民权利因外在原因失语而不是自愿放弃 的情形下,得不到庇护和救济,是国家的失职,从这个意思上讲,此类案件的素质回升为属公益性案件并没有不成。那么,如何设定公益性案件的诉权?这涉及到国家 权力的分配问题,一般认为,检察机关最能代表国家行使诉权,这类认知有着宽泛的社会基础和历史沉淀。因此,笔者以为将此类案件作为公益案件,由检察机关统 一行使、主导此类案件的诉权,相对催促
民政部门起诉,更为简洁有效。

比拟检察机关在附带民事诉讼中的定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二款划定若是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蒙受失落的,人民检察院 在提起公诉的时分,能够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八十五条划定若是是国家财产、集体财 产蒙受失落,受失落的单位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上述划定将检察机关在附带民事诉讼方面的权 力和作用限定得很局促,基层检察院大多数并未踊跃行使此项权力,使其处于“潜水”形态。笔者认为能够对相关法令举行扩张式司法说明,或在刑事诉讼法的修 订中,对检察机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部分予以修改,将本文所讨论的情形纳入修法考量,将此类案件纳入公益案件范围,激活检察机关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