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苏子的本我、自我与超我

   摩登女作家方方1999年揭晓的中篇小说《在我的起头是我的结束》①站在了生存哲学的高度,演绎了一位摩登知识女性的喜剧。故事塑造了一个人性被长期压制至决裂以至绝望的女主人公黄苏子。 

  黄苏子的出生其实不遭到家庭的存眷,在不温暖和关爱的环境中长大的黄苏子性情
孤僻,不苟言笑,被挖苦为“僵尸美人”。在环境的压制下,黄苏子养成了在心里暗暗骂脏话的习气,最后演变为有认识地收罗各类脏话。事情之后,她曾有过一段短暂的轻松时间,但随着“僵尸美人”绰号的流传,黄苏子再次游离于人群以外
,狠毒
的漫骂充满了她的心坎。作为白领丽人的她不物质糊口上的困难,但精神却遭到了很大的压制。许红兵的涌现曾让她的心中流过一丝爱意,但他又深深地损伤了她。黄苏子由此看透人生,起头了她白天做白领丽人,晚上做琵琶坊的娼妓虞兮的决裂。最终,“虞兮”的身份被一个老男人窥破,他敲诈勒索不得便杀了黄苏子。一个物质糊口富裕但精神糊口深受压制的知识分子女性就此结束了她喜剧的一生。 

  在上世纪20年月,弗洛伊德出于解释社会现象的需而提出了新的心理布局理论。他把个性划分为本我、小我私家、超我三个组成部分。 

  一、本我 

  弗洛伊德指出“所谓本我,是指潜认识中与精神最接近、最间接反映精神需的力气。……对本我来说,不时间、所在和前提的概念,也不晓得逻辑,并且还不受道德、法律等约束,它只求充分餍足本身的愿望。②”本我是由生物的本能、愿望构成的,它与精神相联系,精神是它能量的源泉。它的外部

暮气储存
着强烈地求失掉宣泄的心理能量,仿佛是一口“沸腾的大锅”,它是一切与生俱来的本能激动组成,是无认识的、无理性的,求无前提失掉餍足,只遵循欢愉准绳。 

  黄苏子的本我体现在她巴望失掉家人的存眷、巴望独立的自主权、巴望被尊重、巴望一份美好纯挚的爱情和正常的性糊口。然而这些她都不失掉,都被压制了,而她开释这些压制的唯一方式等于狠毒
的漫骂。她想让家人多心疼她一些,或者至少给她一些应有的公正和温暖;同学们的欺负、辱骂都让她很难受;上大学时的黄苏子,有了少女春心萌动的时刻,这是她的本能和愿望,但随即被“僵尸美人”的绰号浇灭了,于是她就有了无尽的深藏于心的漫骂;许红兵的涌现勾起了她的爱情欲;在扫黄被抓时她想方设法逃跑;在被人敲诈勒索时她抵拒和诅咒……这些都体现了黄苏子的本能和愿望,是她的本我。 

  二、小我私家 

  弗洛伊德指出“小我私家是适应社会的,是本我与客观全国之间的调解人。虽然小我私家与本我一样,也最关怀本身;然而,小我私家的这种关怀却必需顾及周围的环境。因而,小我私家能够明辨是非,按照社会的规范和习气来约束本我的激动。③”小我私家是一个认识系统,再现着由外部全国堆集起来的经验。它是本我和外部全国之间的居中者,并根据实际准绳调节着本我和外部全国之间的冲突。小我私家把所有的能量都耗损在对本我的非理性激动的把持、压制和扫除上,它老是应用
各类防御机制应付着本我,借以维持本身同本我界限内能源性的紧张关系。 

  黄苏子的小我私家体现在她服从父母的志愿、当一个好学生、在事情单位上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用心坎狠毒
的漫骂来开释心中的压制、和许红兵爱情时能理智地把持本身的情感等方面。她把所有的能量都耗损在对本我的非理性激动的把持、压制和扫除上,防御和把持着本我。家人对她不公正的待遇她不抵拒,而是压制在心中;父亲给他改名字、改业余她仍是不抵拒,服从了;到了事情单位,面临共事的觊觎和下属的讥嘲、解雇,她依然不抵拒,永远都是一副冷清的面孔,因而老是被称为“僵尸美人”,这是她奇特的为人处事风格。无论在先前的机构单位仍是在开初的丽港衣饰公司,她都是雅致而平和平静,都能尽心尽力的实现她的本职事情,并且业绩都是骄人的,显示出了她不同寻常的才能。除了一次跟许红兵约会外,他一直都服从下属的决议,依据实际准绳来调解本身的行动
习气。开初许红兵的涌现,勾起了她心中的爱火,扑灭了她生命的激情,她以至希望能早些把本身献给他,她有本身的生理需求,但仍是能理智的把持本身,而不会主动约许红兵和她发生性关系。她用本身的理智把持、压制和扫除本我的非理性激动,使得本身的行动
符合实际准绳,使本身成为实际化了的本我——小我私家。 

  三、超我 

  弗洛伊德指出“所谓超我,是指从小我私家中分解出来的,超越了小我私家的那种‘道德化的小我私家’,是指导小我私家的“大法官”。④超我是由个体社会化历程中被内化了的社会准则、价值以及父母和师长的指示所形成的布局。它是禁忌、道德、伦理规范以及宗教戒律等的体现者。它鼓励着小我私家和本我之间的斗争。 

  黄苏子也有超我。比方虽然她认为去做暗娼不是什么不知廉耻的事儿,但有时她又有一种莫名的悲凉,认为这样做仍是不大好,但她又不会深问上来,她认为本身的所作所为不可耻,而是对另一种糊口方式的测验考试,是为了实现人生射中的某种需。最重的是她很不想让他人
晓得她本身的真实身份。开初罗唆买一辆车,下班后间接在车里换上暗娼的性感服装,划上冶艳的妆容,然后把车停在琵琶坊附近的中心广场停车场,再打的士过去。开初被捡破烂的老嫖客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后,向她敲诈勒索。给钱还好商量,但身份泄露出去就很让黄苏子朝气。很显然,黄苏子出来做暗娼是不希望他人
晓得的,在她心中仍是有伦理道德的标尺的。黄苏子有本身的人品抱负,她不希望当一个平面的人,而当一个本真的、平面的人,她从多方面演绎着小我私家,追求本身抱负的糊口形态。 

  本我是原始的我,小我私家是实际化了的本我,超我是抱负的小我私家。本我、小我私家和超我之间不是运动的,而是不断交互作用的,小我私家在超我的监督下,按照实际可能的情况,只允许来自本我的激动有有限的表现。一个健康的人品中,这三种布局的作用是平衡的、谐和的,一旦失衡,就会产生心理失常。黄苏子的本我、小我私家和超我其实不平衡、谐和,这导致她涌现了重大的人品决裂症。她名义孤僻自闭,但狠毒
的脏话才真正占据着她的心坎。作为白天的黄苏子,她外表是白领丽人,雅致而平和平静,而心坎却满是肮脏
,不停地对他人发出狠毒
的诅咒;而当她成为晚上的“虞兮”时,虽外表低下,但心坎丰富,她在测验考试另一种糊口方式,在实现人生射中的某种需。这等于黄苏子对本身的决裂,她让生命愈加本真而平面。(作者单位湖北大学文学院) 

  注解 

  ①方方.在我的起头是我的结束M//方方等.司令的姑娘.吉林长春出版社,200049-99. 

  ②郭良.弗洛伊德M.北京开明出版社,北京中华书局,1997118. 

  ③郭良.弗洛伊德M.北京开明出版社,北京中华书局,1997118. 

  ④郭良.弗洛伊德M.北京开明出版社,北京中华书局,1997119. 

  参考文献 

  1郭良.弗洛伊德M.北京开明出版社,北京中华书局,1997. 

  2方方.在我的起头是我的结束M//方方等.司令的姑娘.吉林长春出版社,2000. 

  3陈卿.精神的损伤——读方方小说《在我的起头是我的结束》等J.绥化学院学报2010,6.

  

You May Also Like